香港六合彩今晚开奖资料|香港六合彩大公马经报资料大全

·新聞熱線:0577-68881655 ·通訊QQ群:21466549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蒼南新聞網  ->  文藝副刊  ->  讀書  -> 正文讀書

楊奔先生和他的《娑婆片》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01日 來源:蒼南新聞網

《娑婆片》

作者:楊奔

出版社:中國文學藝術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8年12月

  1

  布羅茨基寫過這樣一句話:“藝術不是更好的存在,而是另類的存在;它不是為了逃避現實,而是相反,為了激活現實。”這話是我在輕撫著楊奔先生剛出版的遺著《娑婆片》時想到的,因為這本書的封面,是楊奔先生親自選的一張日本蕗谷虹兒《坦波林之歌》的插圖,這張線條簡潔的插圖畫面,展現的是一個少女因坦波林鼓皮的破裂而掩面哭泣的場景,楊奔先生是要借用這插圖來激活他的文字,而我卻從中看到了楊奔先生高雅脫俗的審美情趣和他的文字中所蘊含的真摯情懷。這幅畫面也激活了我的回憶。

  楊奔先生在此書的《題記》里寫道:

  這些小品原系消遣之作。半世紀風云激蕩中,它伴我度過憂患余生。未能結集問世,又復敝帚自珍,只好打印數份,分贈相知者留念。后人也未必能讀,這只是一廂情愿而已。

  春蠶三眠過后,吐絲作繭自縛,否定了自己,最后在沸湯中完成了生的使命,無緣再看到身后是否織成一天云錦。處身于娑婆世界中的我們又何嘗兩樣?“娑婆”為梵語,意謂能忍受煩惱苦毒的眾生也。

  讀此題記,可見作家內心淡淡的憂愁,那是歷經人生磨難的一種蒼涼,并非如年輕人的“為賦新詩強說愁”。生于1923年的楊先生,早年參加浙南游擊隊,而一生甘于平淡,在蒼南鄉間守著詩書,晚年的時光對于他來說就像是一面異常清澈的鏡子,而鏡子底下卻是波瀾壯闊的江海。

  書的扉頁后面,印著楊奔先生抄錄這篇題記的手跡。見字如晤,本是客套話,此時卻成了我真實的生命體驗。我喜歡楊奔先生的字,曾在好友哲貴的書房里見過一張,哲貴將其裝裱掛在墻上,讓我好生羨慕。我不在乎那些書法家的字,把字練好不是一件難事,如今的書法家鎮日里對著古人的字帖埋首苦練,只要肯下功夫,頭腦靈活,總能到書法協會里混個名堂出來。但有學識、有情懷、有才華的文人字,卻是難得的,可以從他的字里看出他的性情、他對人世的理解與關懷。楊奔先生的字就是這樣。

  但我不認識楊奔先生,不敢冒昧向他要一張和哲貴兄同樣規格的題字,心里想著反正來日方長,總有機會可以去拜訪的。卻不料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他的這本《娑婆片》打印稿倒是有一份給我,還有他的一些手稿。當年我在溫州晚報主編文化副刊,是熱心的林勇兄推薦了楊先生的這本打印稿,問我能否給刊登幾篇?那是大約在1995年間的事了。

  我知道楊奔先生是因為家父收藏有他出版于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一部詩集《描在星空》,我在上中學時就讀過,薄薄的一冊,紙張早已脆黃。他1950年曾是《浙南日報》的副刊編輯,算起來當然也是我的報業前輩了。我略略地瀏覽了這本《娑婆片》打印稿,立刻就被他散淡的文字和淵博的學識所吸引,當即決定為他開個專欄。那時的晚報總編胡方松先生對我主編副刊是放手支持、任我自由發揮的——那也是初創不久的晚報最輝煌的時期,文化副刊尤其光彩奪目,遠在北京、上海等地的老一輩作家,如范泉、新鳳霞、汪曾祺、林斤讕、邵燕祥、唐達成等都給我們寄來新作,頗有一時鴻儒齊集之感。

  楊奔先生欣然為專欄取名“霜紅居夜話”,大約連續刊登了一年多,后來即以此為書名,結集由浙江文藝出版社于1998年出版了,楊奔先生是嚴謹的作家,此書的出版,大約只收錄了原打印稿的一部分,基本上是刊發在晚報上的,在文字上多有修改。

  而這次出版的《娑婆片》,則完全是按照他的原稿印行。掩卷思人,我竟記不起來楊先生是哪一年去世的。在我的記憶里,似乎他是在不久前才離開我們,而直到他去世,我始終未曾與他見過一面,但我又一直很想念這位陌生又熟悉的老人,這在我的人生經驗中是絕無僅有的。2019年2月1日,蒼南林勇兄忽然發來消息說,楊奔先生的這部遺著終于出版了,又勾起我的些許回憶。此時正值戊戌年末,四天后就迎來了己亥新春,而收到此書又是半個月之后了,特詢之楊先生的忌日,乃2003年12月——原來他以八十高齡離開此世也已有十六年之久矣。

  2

  小品文的寫作,在中國是有著悠久的傳統的,從明清到民國,優秀的小品文作家及其作品可以說不勝枚舉。在我看來,將楊奔先生列于其中,也是毫不遜色的。楊先生曾經編輯出版有《外國小品精選》及其續集,他對外國尤其歐美的小品文也是頗多借鑒,而他所延續的,則是民國時期林語堂、周作人等之一脈相承的風格。今人都讀董橋,其書印制精美,勝過他的文字,而在我看來,還不如讀這隱居鄉野的老作家那樣多姿多彩,讓人過癮。

  楊奔先生的小品文首先讓我欽佩的是他學識的淵博,一篇不到千字的短文里,卻縱橫古今中外,許多典故竟能涉及古埃及、希臘羅馬、中世紀歐洲,乃至唐朝法律、當今美國,讀起來完全是作者信手拈來,不假思索。可是那么多典故,不過就是為了說明文章中的某一個問題,主題鮮明突出,毫不牽強附會。比如他寫《女難》,說的是古埃及女王克婁巴特拉,作者不僅對此典故熟稔于心,還旁及中國的妲己、武媚娘等;又比如他寫《所羅門指環》,竟可以串連起古波斯王遠征希臘、項羽垓下突圍、曹操赤壁鏖兵、呵呵大笑而死的程咬金與牛皋,甚至契科夫的小說《我的一生》中的女人寫給丈夫的信。這樣的小品文,讓人不僅可以欣賞他的敘述藝術,還能獲得許多歷史、文學知識,真是受益匪淺。

  讀楊先生的小品文,還可以體會到楊先生內心深處的理想主義和浪漫主義情懷,他對人世的理解是滿懷了同情與悲憫的。如他寫的《勞者之歌》,從歐洲關于窮鞋匠的民間故事展開,寫到拉封丹的寓言和唐人韋絢的《劉賓客嘉話錄》,來表現勞動者的歌聲是多么至誠,但也有被迫唱歌的勞動者之不幸。他在文章的最后說:什么時候,我們能聽到由衷的歌聲呢?這大概就是一位老詩人對人生的終極關懷和期待吧?

  在語言的敘述藝術上,楊奔先生追求的是一種散淡、隨性的風格特點。他的文字總是親切的,但并不是熱情洋溢的那種,而是在親切中保持著他的距離,也就是一種若即若離的矜持,一種諄諄善誘的語氣,讓讀者自己來展開想象,他善于使用白描的手法,留下的巨大的空間讓讀者用自己的情感、想象乃至學識去添補,他的許多話,都是點到為止,讓人不禁陷入沉思。

  楊奔先生不僅是一位詩人和作家,他也是一位畫家,他曾寄贈我一本他的畫冊,當然那是他自印的,薄薄一本小冊子,印制簡單,然而畫面卻十分生動可愛。

  蒼南是一片奇特的沃土,自古以來這里曾涌現出許多著名的武士、商賈,也涌現出眾多的文人。有人說,先知在他的故鄉是不受待見的,但蒼南卻不會,楊奔先生在他的故鄉,是有許多追隨者、愛戴者的。這次,蒼南出版“蒼南記憶系列叢書”,將楊奔先生的這部遺著《娑婆片》作為第一部整理出版,就是見證。我倒是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給尊敬的楊奔先生出版一套全集,包括他的畫集和編輯的一些地方旅游文史資料,若真能實現,不啻“善莫大焉”。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六合彩今晚开奖资料 南粤银行app 七位数带坐标连线线 安徽快三走势图一定 重庆时时视频直播器 飞艇走势图 浙江十五选五走势图 广东11选5三中三计划 试机号818历史3d开奖号多少 重庆时时彩计划免费 微信有哪些h公众号